您的位置: 丰南信息网 > 历史

王器之旅 第六十二章 天灾人祸

发布时间:2019-10-13 00:22:58

王器之旅 第六十二章 天灾人祸

慢慢地随着自己强不可挡的意志,灵力碰撞、扭曲、撕裂着。她感觉自己血管痛得都要炸开了。筋骨正缓缓地拼凑成为棠叶茎脉,她趁机将王器封印其中……

而细胞也“嗞嗞”地炸裂作响。先是淡成红烟,随后慢慢晕开,重聚为海棠叶纤维。

凭自己执着的意念,她果然成功的将肉身与灵力聚、融、揉、练,合二为一。

此时,她为灵力,灵力为她。

天地之间,四海之内,她可凭已念随意变幻。进退有度,可张可弛、可攻可守。

那片大形的海棠叶,出现在风眼,慢慢地拧成螺旋状,护住中间的孩童,像茧一样坚不可摧。泛着莹莹的绿光,潜入水底……

龙卷风所过之处,狼哭鬼嚎,人仰马翻。费鹏的不少属下,连同各路怪兽都被吸了进去,顷刻已被撕成了碎片。

※※※

“乔心,抓住我的手。”易林站在损毁严重的屋顶,大声喊。

他沿着水流,总算在下游的枯枝杂叶中发现了乔心。见她头发凌乱,衣服破破烂烂地趴在一棵连根拨起的树上。眼神涣散,虚弱不堪。

乔心闻言有些吃力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易林,脸上顿时展现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她肯定是死了,或者又做梦了。

当铺天盖地的洪水迎面而来时,她如同蒲草,随波起伏。被石头撞得头破血流。黑暗中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一切可以浮上来的物体……

也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久,她觉得自己力竭,连说话地力气也没有了。

易林见她没有反应,顾不得许多,忙跳入水中,将她拦腰抱起。

触手间,才发现她的腹部被杂木刺破,伤口已经被污水泡得发白。因失血过多,此时意志有些晕沉。

易要小心地将她举过头顶,平躺着放在屋檐上。正准备一跃而起,仔细检查她全身的伤势。

“小心……”乔心轻喃着,艰难侧身,用尽全力,把他的头按入水中。

易林懵住了,他“咕哝咕哝”在水中挣扎半响,猛力浮了上来。

睁眼一看,原来房屋经过洪水浸泡,地震晃击,早已变得松弛不堪。当时可能正好一个浪头打过来,房屋便毫无征兆地倾斜。

房檐的砖石跟脱了线的风筝般,斜刺刺的沿着屋顶俯冲下来。

乔心侧身一挡,砖石撞在她的背部,跳跃着落入水中。她内脏受击,嘴角渗出血来……

傻瓜,易林心疼不已,他心里有些难过。他又忘了,乔心跟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遇到事情的反应跟自己完全不同……

他大手轻挥,无形间,那些砖石顿时逆向地飞得无影无踪……

俗世的伤害,于他来说或许不过尔尔。

于乔心却是至命的。

站在尖角的屋檐,将她抱紧。茫茫黑夜中,风雨飘摇,孑然四顾。

他该怎么办?

※※※

“有人吗?还有人吗——”黑暗中,传来一阵阵呼喊。

易林侧耳倾听,是吴铭。

“我在这里——”他大声答道,充满欣喜。

“在那里,在那里……”有很多人雀跃着,欢呼着朝这边靠近。

船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突破重重黑幕,披荆斩棘往这边驶来。冷暮华站在船头,风吹起他黑色的衣物,猎猎作响。

易林轻笑,是你。

船上的人勾起嘴角。

吴铭激动得将他拉上船,围着他叽叽喳喳,嘘长问短。“易林,易林,原来你在这啊!我都急死了,到处找你……走,走,快点进去。”

易林把乔心抱进船舱,才发现里面住满了妇孺老弱,很多人围着他,关切地打量着。

“哎呀,又来一个,这姑娘真可怜……”有人拿着干净的毛巾过来帮忙。

灾难面前,他们已经学会了团结。

“乔心怎么了?怎么了?为什么脸色那么白?她不会有什么事吧?”吴铭紧跟不舍,摸摸乔心的额头,又探探她的脉搏。

“她没事。”易林拍掉他的手,温声道:“她只是受了些惊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她衣服怎么都是干的?我衣服都湿透了。”吴铭看着乔心整齐洁净的衣服,疑惑不已。

“咳……大概躲在了楼房内,你帮我好好照顾她,我出去看看。”易林吩咐道

“好,放心吧,交给我了。暮华把船舱里分发食物水的工作都交给我了,我会特别照她的,我们俩谁跟谁啊……上下铺兄弟。”吴铭拍了拍他的肩膀。

易林哭笑不得,点点头,是啊,上下铺兄弟。每当自己酣然入梦,这位兄弟还在唠唠叨叨喋喋不休没完没了。人到是真的古道热肠。

“喛,喛,你去哪?我还没说完呢。”吴铭见他要走,急道。

“去船头看看。”易林头也不回,朝他挥挥手。

※※※

暴雨中,他和冷暮华站在船头,目光炯炯的盯着远方。无边无际的洪水……

“朝东方四十五度,那里还有人。”半响,易林缓缓开口,提醒道。

冷暮华瞥了他一眼,船却自行往东而去。

“她没有事吧?”冷暮华艰难开口。

易林:“难说……但她智计无双,杀伐有谋,曾经在三界是出了名的。虽然现在变了许多,但也不必过于小看她。”

“希望如此。”冷暮华双眼慢慢陷入空洞,无神地盯着瓢泼大雨,沉默不语。

“不好,快——”易林脸色突凛,焦急道。

冷暮华祭出月光剑,踏风朝残破阴暗的楼房掠去。易林紧随其后。

“救命啊——”伴随着妇女的凄厉地尖叫,还有孩童无助的啼哭。

一条硕大的棕色鳄鱼,死死咬住妇女的双腿,眼中闪着幽幽绿光。妇女使劲的将手中的孩子往外一抛,冷暮华正好伸手捞住。

说时迟,那时快,鳄鱼一个死亡翻滚——咔擦。

妇女双腿生生被咬断,她痛得惨呼不已,额头俱是冷汗。

冷暮华冲了过去,挥剑砍下鳄鱼头,这畜生扭了几下,瞬时毙命。

将这对母子安顿在船舱。易林又围了上来,接过孩子。

“哎呀,肯定是动物园的铁笼坏了,鳄鱼都跑出来了……这孩子真乖,吃了就不哭……”

二人笑着退了出来。

易林:“想不到有如此多的猛兽聚集此地。那鳄鱼应该是受人驱使。百姓手无寸铁,这样下去,又能救多少人?”

冷暮华:“不过是尽人事,竭我所能在而已。再说获救的,都是因为他们勤修善缘,阳寿未尽,应有此报。我不过是替天度此劫!”

※※※

ps:发现很多男生留言⊙﹏⊙‖∣°

帅哥们,记得投票!

常州治疗阳痿费用
西藏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无锡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常州治疗阳痿医院
西藏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