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丰南信息网 > 游戏

天神荒芜第十四章天机授业

发布时间:2019-11-20 02:25:53

天神荒芜 第十四章 天机授业

天玑老人见他痛苦的模样,眼神空洞,仿佛并没有一丝半豪的心痛。尽管他是他的亲孙子,他唯一的血脉,可他对他却甚是残忍和严苛。

天狼对于冷漠的他早已习惯,可内心却一直不懂天玑老人为何如此。每一次的淬体都会让他因难受而不断的抱怨:难道残忍和严苛才是爱吗?幼儿园第一课中讲的“爱”呢,为何天狼越长大越未感觉自己拥有过这种情感。他不知晓自己的父母在什么地方?尽管潜意识中有那么一张深爱自己的无邪脸庞,却随着时光流逝变得异常模糊。他不知晓她是否还活着,若还活着那为何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让她狠心的离开用生命保护过的儿子呢?

天玑老人看着站在天台上极力隐忍痛苦的年幼儿童,正因撕裂般的疼痛而咬牙落泪,却因习惯了疼痛并未哭喊,反而露出了亲切的笑容——那扭曲变形的脸庞上,一双单纯的黑瞳,纯净得不染尘埃。

天玑老人见天狼死命挤着微笑,任凭自己如何去细看那微笑,都无法让自己的心扉“勾起”涟漪。他早已将经受淬体之苦的天狼当作“摆饰”,视若无睹的收拾着因“波光”而震倒在地的狼藉,又自言自语的说着话儿。“我们所处的宇宙,其实是一个超级黑洞。而在这黑洞中,原本空无一物——因为这是一处死寂的黑洞。可突然有一天,黑洞外发生了‘宇宙大爆炸’,于是一粒尘埃在机缘巧合中趁着热浪和急速冲撞力挤进了完全闭合的这个黑洞。当它以不可见之势进入黑洞中的时候,在这静止的空间划上了一道‘时间轨迹’。不过很快,它就停止了运行,被黑洞中的静止同化。原本以为这处黑洞就会如此静止的直到永远——这种状态又何尝不是永恒状态呢。可是,因地球进入时身上的温度和速度带来的时间轨迹却渐渐发生了微弱的变化。也许你现在还不明白究竟这是何意思,那我就拿常见的一个物件儿来形象说明。此时的整个宇宙黑洞,就像一块只有时针的钟表。那道因地球进入时留下的‘时间轨迹’就是时针,而地球处于不动状态。那道‘时间轨迹’内部因拥有热量和速度,在这个绝对封闭的大空间中,按照物质恒定定律的原理,它将‘永生’于此。并且,热量和速度加之地球进入时焚毁的碎片和杂质让这道‘时间轨迹’变得丰富起来,随着时光流逝变成了更多的物质。于是乎,各种物质开始竞争,占有更多的生存空间。为了有限的生存空间,它们开始找寻相似的物质融合,如同化学反应般形成了新的物质。反正,这道微乎其微的‘时间轨迹’发生了变化,开始震荡。这道微乎其微的能量,仿若并不存在,可是却又真实的存在。既然有了第一次的震荡,便会有第二次甚至更多次“运动”。于是乎,‘时间轨迹’越来越壮大,震荡的频率也随之加速,直到有一天,真正的变成了钟表的时针,以地球为中心点,在整个宇宙的中央以不可见的速度,顺时针运转着。这,便是此处宇宙的灵魂,‘时间之神’魂魄的诞生。”

天狼一边听着一边流着泪水,突然那颗颗从泪腺涌出的泪水变成了蓝色,滴落地面时溅起了蓝色的泪花,可是地板上却“滋滋”的出现了烙痕。

如此,他身体承受的痛苦并未减轻,反而加倍。十二经脉继续接受着淬炼,蓝色夜光的经脉渐渐暗淡,可天狼却突然不受控制的被桎梏在离地一尺高的空中,接受着“蓝光”和风暴的洗礼。他白色的衣衫随风飘飞,被道道劲风“扇来扇去”。

天玑老人的声音很小,越来越小,仿佛他说的话儿无关痛痒。“过了亿万光年,这很小的时间动力轴,竟然搅动整个黑洞内部的运转,如同星云漩涡般,让漆黑的空间呈现出五彩斑斓的光带。于是,更多的物质出现。吸引力强的物质会自动让其它物质依附,而本性相排斥的物质会自动分离,于是在万千物质的自由运动中,慢慢形成了太阳系。当然其中的星体都是由物质自动组合而成。在黑洞已经不再满足内部发展的时候,它便自动打开‘天窗’吞噬比自身微弱的物体——其中就包括了外来星球,甚至是一些小黑洞。而这些新进入的物体,有的能融入原本的星系,有的却因自身磁场被排斥到边缘地带而自娱自乐,要么自转求得新生,要么在停止中死亡。这,就是宇宙中星球的生存法则——看似平淡无奇,却又是鲜血淋淋的残酷现实。周而复始的吞噬,周而复始的新生或死亡,整个黑洞越来越热闹,同时每颗曾经熊熊燃烧过的星球也冷却了,产生了物质——单细胞细菌……”

天玑老人和天狼的身影其他王者都不可见,但飞行器中的漫漫却看得一清二楚。

她本在等待往生海恢复风平浪静,好将飞行器停回往生海静看最近迷上的一本修炼小说,但是当天玑老人端着疗伤淬体灵水出现的瞬间,她便被莫名的吸引,看向了下方一处别墅楼顶。

就一眼她便辨出天狼此时正在进行最万恶的“淬体”培训,心底猛然间痛起来。曾经,她在冥王星也受过这样的格外“栽培”。

很奇怪,当她本能的双眼蒙上一层雾气时,竟然听到了天玑老人细如蚊鸣的话儿。“地球附近的月球自动产生了微弱的吸引力时,便让这颗水球表面荡起了涟漪。原本如同死水般静止的地球表面出现了微生物,继而慢慢有了内容丰富的空气,品种繁多的植物、性情不同的动物……不管是什么物种,都会面临着繁衍和灭绝的残酷现实。于是乎,地球上曾经的很多超级霸主在无情的争霸中或者达到巅峰时消失。而人类从弱小的物种走向今天这般成为地球的绝对主宰,用了很多年,也经过了好几次濒临灭绝的危机。最近的一次,便是三千年前的‘界灵大战’。这场战争,是古蜀人和外来物种为了争夺地球霸权而展开的战争。当古蜀人以全族之力阻挡‘异形’侵犯时,才发现,原以为的‘高科技’早落后其他星球。是停滞不前的沾沾自喜,还是狂妄自大的惰性,让这颗宇宙生命始祖变得毫无优势了呢?还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古蜀国用了最古老的祭祀——用圣女之血肉和灵魂求得圣域的王者‘不死凤凰’前去帮助,才保住了地球并未灰飞烟灭,留存至今。而这一次祭祀,古蜀国最高神权在神都做了地球有史以来耗资最多,且规模最大的神圣仪式:焚烧并埋葬了全球最顶尖的祭祀礼器,消耗了全球大部分青铜器和玉器,猎杀了全球过半的巨型动物,以示天威和勇猛。正因这场召唤术,使得朱雀在烈焰中成为了真正的不死凤凰。可如果遇到另一次毁灭性大战降临,不死凤凰会不会前去守护,就不好说了。你们去地球试炼,如果万不得已有人开启了古蜀祭祀大阵,也许不死凤凰会置之不理。”

天玑老人一边说、一边漫不经心又饶有兴致的看向天空的飞行器。

漫漫也透过窗户看到了黑色阳台上那双混沌的眸子,泛着青光和死气,可眼底的玩味性却异常浓厚。“难道地球数万年前的焚天之战和三千年前的界灵大战,只有自己知晓真相?”

天狼因淬体能清晰的听到自己体内每个细胞的呼吸声,因耳中有着纷乱而剧烈的轰鸣声隔绝了外部,可今儿说来奇怪,在这般嘈杂的“环境”下居然会听到天玑老人的低语。“难道自己将离开天玑老人了?或者,天玑老人的生命快要终结了?”生出如此念头也不奇怪,毕竟,生离死别,才是圣者生命的常态。

“可一个圣者一生的追求究竟是什么呢?想要留下什么呢?”

没有人能讲得透彻,加之天狼还太年幼,此时并不清楚。

有的圣者希望在自己“百年后”,依然被人记得;有的圣者绞尽脑汁,想要长生;有的圣者早看穿一切,随遇而安不想争斗……

反正,不同的圣者因经历的不同,想要得到的人生常态也不尽相同。而他们终究不忘初心

,牢记保护人类的使命。

天玑老人佝偻着背看着天文望远镜,一身黑色暗纹长衫衬得他看起来如同地球上曾经出现过的一个圣人。

天玑老人能听到天狼的心声,却并未道破,静静的通过天文望远镜遥望着飞船玻璃窗里脸色惨白而神情复杂的漫漫。

漫漫眸子中生出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脸色痛苦的回忆着那九死一生的瞬间:一个长卷发女人捧着一本兽皮书赤足走向熊熊燃烧的祭祀台,口中吟诵着书中的文字:咔谛喏唓呐。当她站在祭祀台后就被火焰包裹,成了一个巨大的火人,而那不断重复的咒语却越来越响,使得整座城池生出了无形之火,焚烧万物。瞬间,天地间被痛不欲生的惊吼弥漫,又瞬间安静下来。最后整个大地被灰飞堆积,唯有一残破的兽皮卷紧紧的躺在其上。

天玑老人见她看到自己回来前的样子,竟后怕如此,心中对她生出了怜惜和崇敬。

活到他这般大岁数的老圣者,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又什么怪事儿没有见过呢?可他们所有老怪物都想在有生之年看看“犀牛望月”中的“凤凰元婴”最后成了什么样子?一直自怜自伤还自怨的躲在小岛中疗养身心,还是能勇敢的忘了惊险恐怖的一切,开启全新的有限人生?

儿童咳嗽专用药有几种
儿童咳嗽专用药有哪些
儿童咳嗽专用药怎么样
感冒咳嗽专用药
小儿感冒咳嗽专用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